91麻豆传媒王茜上门推销篇

“哦,那师弟准备买怎样的灵符?”

见秦炎不上当,那位葛师兄也不着恼,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微笑。

“普通的灵符对我没有意义,要不兽魂之符来一些。”

“兽魂之符?”

葛师兄一呆,暗叹这位师弟还真不太好骗,与普通灵符都是一次性的不同,兽魂之符可以反复使用。

只要里面的能量没有耗光,就可以一次次的从容施展。

换言之,这符箓拿在手里是可以试验威力,想要作假可就没有那么容易。

他有心推脱,但宗门安排他为难弟子,只是为了训练大家如何识破修仙界的险恶,要兑换什么东西却是不能拒绝的。

于是叹了口气:“师弟请稍待。”

随后转身离开,不一会儿又捧了一个盒子回来。

秦炎眼睛一亮,而那位葛师兄已笑嘻嘻的将木盒打开,顿时几张灵符映入眼帘。

每一张皆用妖兽的皮毛作为承载之物,从这一点,便可以看出它的品阶不俗,上面分别绘着一条巨蟒,一头猛虎,还有一只蜘蛛。

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

栩栩如生,不愧是兽魂之符。

“每张两百宗门贡献点,依愚兄之见,师弟比较适合这张……”

“我要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那葛师兄瞠目结舌,他正鼓足了劲儿,准备唾沫横飞,向对方介绍眼前的灵符,哪知道一句话还没来得及出口,就被噎住。

一时间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:“师弟你是说……”

“这三张兽魂之符我要了。”

秦炎慢慢的说,这回吐字十分清楚。

葛师兄吞了一口唾沫,竟无话可说。

早知道自己应该标一个高点的价格,没想到这小子竟豪爽到如此地步。

六百宗门贡献点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于是,就这样,秦炎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顺利的完成了第一笔交易。

他喜滋滋的收起了灵符。

价格虽然不便宜,但反正这些宗门贡献点也是那楚舟昔日辛苦挣来地,自己又不是真的天符山弟子,拿到筑基灵符后便要离开,那时候,宗门贡献点也就没有了用途,既然如此,自己又何必那么小气呢?

俗话说,崽卖爷田不心疼,秦炎此时的心情也差不多。

更不要说此去危机四伏,三张兽魂之符对于他实力的提升大有用处,从这个角度,秦炎自然是大赚特赚的。

“师弟莫非还想要兑换什么宝物?”

见秦炎把玩着三张灵符,却毫无离开之意,葛师兄吞了一口唾沫,试探着开口了。

“我还要兑换一两件灵器,不过只要最好的东西,那些次品就不要拿出来了。”秦炎收好灵符,脸上依旧是一派平淡之色。

“好,师弟请稍待。”

对方说完,依旧是转身离开,不一会儿,就捧着了一个托盘,上面还用锦帕掩盖。

而且那帕子还能隔绝神识,秦炎不由得有些好笑,这位葛师兄还真是喜欢故弄玄虚。

不过也看得出,他拿来的应该是好东西,于是眼中也隐隐流露出几分急切之意。

将秦炎的表情看在眼里,葛师兄暗自有些得意,刚才兑换兽魂之符,被对方快刀斩乱麻一通操作,将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,没占到什么便宜,兑换的价格很低,这次非狠狠宰他一刀不可,让他明白,修仙界的尔虞我诈,不是他以为那么轻松就能够应付。

“不知师兄这次带来的是什么宝物?”

“嘿嘿,当然是非同小可。”

对方说完,也不卖关子,将托盘上的锦帕揭开,顿时几柄火红色的飞剑映入眼帘,薄如蝉翼,散发出炎热的气息,其中一柄较大,另外几柄则明显要小一些。”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火麟剑,罕见的火属性成套灵器,其中主剑一柄,辅剑八柄,以火山中的铁精为原料,由擅长炼器的筑基期修士,加入各种珍贵宝物,以地脉之火,淬炼了七七四十九天而成,只需将神识注入主剑,便能借此操控八柄辅剑,当者披靡,远非寻常的灵器能比。”

秦炎表情有些错愕,没想到对方会拿出这么珍贵的宝物,成套灵器的价值他自然心里有数,眼前这火麟剑,虽只是上品灵器,但其威力,恐怕便是极品灵器,也没有办法相比。

得到此物,自己的实力非大大增强不可,此行也就更有把握。

他动心了。

但也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越是珍贵的宝物,价值越是非同小可。

沉吟道:“不知此物价值几何?”

“不贵,两千宗门贡献点。”

秦炎好想骂人哟。

这葛师兄真是个坑货,两千宗门贡献,你干嘛不去抢呢?

就算成套的灵器珍稀,也万万没有这样昂贵的道理。

这样说吧,宗门贡献虽是通过完成任务所得,但与灵石其实也有换算比例,大概一点等于五块灵石。

两千宗门贡献,就是一万下品灵石,普通的筑基级别的修仙者,就算倾家荡产也未必拿得出,对方开出这样的价格,实在是离谱。

但他并没有不满斥责,那样反倒落入了对方的瓮中。

有道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,但要怎么与对方讨价还价,其实也是有讲究的。

秦炎笑而不语,从桌上拿起酒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没错,便是那三日醉。

“怎么样,师弟觉得如何?”

秦炎的反应,让葛师兄有些诧异,不由得追问了一句。

“不急,喝酒喝酒。”

秦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将另一杯递到对方的面前。

“哼,故弄玄虚,你自己找死,一会儿可怨不得我。”

葛师兄一愣之下,心中欢喜,对方居然主动喝酒,一会儿喝醉了,不愁他不同意。

原本叫价两千宗门贡献,他自己也觉得离谱,这会儿却反倒觉得,大有希望,以这个价格成交了。

……

两个时辰后,秦炎离开。

嘴里说着胡话,一脸喝醉了的神色,然而当回到自己的住处,他的表情却一下子清明起来,哪有半分醉意?

伸手在腰间一拍,红光一闪,那子母火麟剑顿时映入眼帘。

真是好宝物。

而且非常便宜,只花了四百宗门贡献点,换算成灵石,也不过两千。

这样的价格简直低到离谱,连成本都不够。

那位葛师兄酒醒后,非哭晕过去不可。

想到这里,秦炎的嘴角便露出几分笑意。

有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同自己耍心机,那家伙还不够格。

真以为自己喝酒是犯傻么?

别说区区三日醉了,你就算千日醉又如何,自己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,修习了《百勤玄蚁功》不仅可以化身妖魔,而且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洞,任何东西都能消化,连废丹都敢当糖吃,区区一点酒水怎么可能让他喝醉?

于是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结果,葛师兄原本是想将秦炎灌醉,然后卖他一个高价钱。

哪知道秦炎喝醉后的憨态可掬,完是装出来地,他自己反倒在不知不觉中醉了个一塌糊涂,最后一通忽悠,愣是以四百宗门贡献点的超低价,卖给了秦炎这套灵器。

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当然秦炎也见好就收,人贵知足,尽管他可以趁机从对方那儿忽悠更多的宝物,但一来贪多嚼不烂,二来自己如果将事情做得太离谱,说不定会引起宗门高层不满的。

别忘了自己可不是真正的天符山弟子,所以还是别玩火,那样会引人注目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秦炎便开始修炼,当然不是临时抱佛脚,而是新得的灵器,需要祭炼,如此才能得心应手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太阳初升,秦炎便已来到了他们会合的地点。

“颜师兄。”

没想到有人来得比自己还早。

“师弟你好。”

对方点点头,继续闭目打坐。

秦炎微微一笑,也不打扰,同样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。

两人一起耐心等待。

并没有等多久。

很快一娇媚的声音就传入耳边:“两位还真是来得好早。”

秦炎睁开眼眸,就看见一身穿翠绿衣裙的女子,莲步轻移,自山间走了过来,看似不急不缓,偏偏速度却是极快。

没过几息的功夫便到了眼前。

“柳师姐,你早。”

秦炎微微一笑。

楚舟与这二人,无冤无仇,但交情也不是很深,不过此去,他们怀着同一个目的,需要精诚合作,所以礼貌一些,还是很有必要地。

“好了,两位既到了此处,那我们就出发吧。”

那颜皓袖袍一拂,身前顿时出现了一架木鸢,筑基修士才可御剑飞行,他们要赶远路,自然需要此物代步,当然三人身上也有飞行符,不过不到关键时刻,这会儿用,却是有些太过浪费了。

总之乘坐木鸢是最好的选择。

秦炎二人也不矫情,轻轻一纵,便跳了上去,颜皓最后上来,却站在木鸢的头部前端,一道法诀打出,此物便展翅飞向了远处。

落云山脉绵延八百里,但那是指自东向西的距离,其实整个范围极为辽阔,他们此去雾云山,即便乘坐木鸢,也需要大半天。

时间不短,虽然可以通过修行打发时间,但三人皆无此意,而是围坐在一起,商量了起来。

“此行,二位可有什么建议?”

三人皆是天符山内门弟子中的翘楚,但若论年龄,那颜皓要稍大一些,且因为性格的缘故,平时行事较为张扬,所以此行隐隐以他为主。

对此,秦炎自然没有什么意见,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,顺利拿到筑基灵符,爱出风头,对方尽管去出。

至于那位柳师姐,身为女子,性格柔弱,显然也不愿相争,不过在秦炎的眼中,她反倒比那样颜皓更深不可测。

当然,他也无意去探究,如今大家是队友,此女如果真的底牌多且深厚,对自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。

“这……”

秦炎脸上露出一丝沉吟之色,没有开口,他此行的打算依旧是多听少说。

当然并不是说不出力,而是对那雾云山顾家了解不多,所以也就不愿意随便发表自己的看法了。

倒是一旁的柳舒梅理了理鬓边的发丝,在腰间一拍,取出两个玉筒简,递到二人的面前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俗话说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我们对顾家了解不多,所以昨天散去以后,小妹做了一点功课,这玉简里是我查阅到的顾家资料,二位不妨先看一看,再做定夺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所以说女人心细,秦炎与颜皓都是大喜,道谢以后便将玉简接过,微微低下头颅将神识注入。

那位柳师姐显然早已看过,也不着急,以手支颌,静静的等待着。

半盏茶的功夫后,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颅,里面的消息确实给了他们挺大的帮助。

顾家,中等规模的修仙家族,不过就现在的实力来说,只能算中等偏下,建立于五百年前。

其先祖是天符山的一名筑基期执事,所以其家族也一直依附与天符山,如今顾家式微,修为最高的顾家老祖,已有两百二十余岁,作为一名筑基初期的修仙者,无疑是风烛残年,随时有可能坐化陨落。

他的肉身已然老去,神魂之力也变得微弱,实力在筑基修士中不值一提,当然他们三人只是炼气,所以此行绝不可大意。

而顾家除了年事已高的老祖,炼气修士还有十数人之多。

不过其中值得注意的只有三个。

顾悬空,顾悬松与顾悬风,合称顾氏三老。

两个炼气七层,一个炼气八层。

听起来还不错,但这三位最年轻的也六十有五,所以这辈子,肯定是没有办法筑基。

而作为炼气,他们的寿元也所剩无几,十数年后,四人化为一捧黄土,顾家的衰落是板上钉钉的。

这也就难怪,顾家老祖会铤而走险,与魔道修士勾结,不过秦炎也有些好奇,那些魔修究竟许诺了他什么东西?

除了这四人,其余的顾家修士修为很低,皆不足惧。

所以他们此行,要对付的也就是这四人而已。

颜皓抬起头颅重新开口:“两位有什么建议?”

柳师姐笑而不语,她已经提供了情报,自然不用急着开口,于是两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秦炎身上。

“咱们尊者说了,我们此行,下毒也好,刺杀也罢,只要能够达到目的,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”秦炎的脸上露出几分沉吟之意:“不过依我之见,身在对方的地盘,这种取巧偷袭的方法,恐怕很难奏效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