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富二代app安卓番茄

……

看到木子欣biu一下飞到自己脚边,诸葛嘴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。

直觉告诉他,这个傻大白肯定又犯蠢了。

刚刚郑虚空被打出场他都还想得通…毕竟失去了灵宠,司命谷弟子就废了一半,更何况这片黑暗还伸手不见五指,等于强行消除了一个远程在攻击距离上的优势,所以郑虚空打不过苏牧是情有可原的。

但你木子欣是怎么回事?

即便正面锤不过,你不会挂好毒、苟起来、等爆灯,做一名你最喜欢做的老yb吗?

你一个四阶对阵三阶,只坚持了十秒,不嫌丢人的吗!

“小难!“木子欣还不知道诸葛难在想什么,一恢复清醒便立刻爬起来,欣喜地说道,“小难,苏牧他是我大师兄!”

大师兄…

木子乌吗?

诸葛难看到她一脸兴高采烈的小表情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他知道太大太白的女人一般都不怎么聪明,但却没想到,她能蠢到连自家大师兄都认错的地步。

初冬清爽秀

如果苏牧真是咒隐门的大子弟,那……

“……”

…还真有可能!

诸葛难仔细一想,苏牧的功法招式诡异之极,道侣又多不胜数,很符合邪修的行事风格。

最重要的是,苏牧还不吃木子欣的霜魂咒!

他以前听木子欣提过几句,但凡咒隐弟子,拜入山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炼醒神蛊,功成之后可万毒不侵…醒神蛊是咒隐门门主娲夜莲亲自所创的心法,目的是为了防止弟子之间一言不合便相互下毒……

毕竟门下的弟子数量太少了,要是再自己搞自己,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传承,所以咒隐门弟子内战切磋,一般都是相互锄地,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而苏牧下山那么多年了,又学了一身诡谲多变的本领,再加上他熟知自己门派的弱点,想在十秒内解决掉木子欣,并非是什么太难的事情。

唯一对不上号的,便是修为了。

不过诸葛难觉得问题不大。

修为这东西,可以隐藏,也可以倒退。

木子乌当年在流花宫以一敌百,名震各大门派,可谓是出尽了风头,但也正是在这名声大涨之际,他又突然人间蒸发,连娲皇都找不着人。

其中缘由,说不定便是木子乌大战之后身负重伤,医治无果后跌了境界,怕仇家上门寻仇,所以便干脆下山躲了起来……

念及此处,诸葛难深深地看了一眼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。

没想到,你竟然藏得这么深!

…然而事实上,顺着的目光过去,那个人是三千。

此时的三千,本来在50多万遍清心诀的帮助下,已经初步恢复了平静,可突然沐璃一声满是欣喜的“苏牧师兄”,让他身体又颤了颤,而接下来听到两人的细声交谈,更是差点没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来…

他与沐璃师妹认识这么多年,何曾见过少女用这般情意绵绵的口吻和别人说话?

那臭小子扶着跌坐在地上的沐璃,说:“沐璃师妹,你受伤了。”

沐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柔声道:“苏牧师兄,沐璃没事。”

那臭小子又说:“沐璃师妹,还能坚持吗?”

沐璃点点头,坚定地道:“苏牧师兄让沐璃坚持,沐璃便继续坚持。”

那臭小子笑:“好,那沐璃师妹,我们一起把大师兄打下场!”

沐璃也笑:“好,那沐璃便和苏牧师兄一起,把大师兄打下场。”

三千:???

这回连清心诀都顶不住了。

抢我沐璃师妹,当面喂我狗粮,如今竟还要并肩携手,一起把我打下场??

…简直欺人太甚!

“铛!”

剑起!

三千“唰”一下跳了起来。

他一头长发无风自动,气势暴涨,青光剑一化十二,携龙吟之声齐齐攻向两人!

苏牧对此早有预料,二话不说拿出了重盾。

顷刻间,超越之力从他体内不断涌出,转眼便凝出一面足有五米多高的七彩盾影,护在了他与沐璃身前。

各种加成之下,他十倍巨灵盾的防御已经达到了四阶初级,再加上超越之力能削弱对方三个档次的攻击威力,三千只要不施展出五阶层次的技能,就绝不可能打破他的防御,哪怕是四阶顶级都不行!

苏牧在察觉到沐璃已经重伤时便想好了打法。

先前想好的五打一显然已经不可能了,并且他支撑了那么久的大暗黑天和失重园,灵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,他只能等三千先出手,尽可能的去磨掉对方的灵力,这样他们之间的差距便会无限缩小,直到只剩下剑意。

而在开启巨灵盾的同时,苏牧也主动撤掉了大暗黑天和失重园。

战斗已经接近尾声,月梨高中也只剩下了三千一人,没有再分割战场和压制对方的必要了。

学生们看到忽然恢复了清晰的擂台,一时间又激动了起来。

只是没激动多久。他们又面露疑惑。

“我老公呢?”

“我的诸葛神算呢?”

“我的又大又白呢?”

……

他们找了半天,最后在擂台之外的某个角落里发现了自家骑士团的身影。

4个人……

也就是说,擂台之上,是二打一…?

哗——

学生们一片哗然。

本来云飞扬开大秒了三个,局势一片大好,怎么天一黑一亮,情况就完逆转了?

“谁能告诉我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“不知道啊…”

轰!

这时,十二道云龙轰在了盾影之上,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了现场。

方才还气势如虹的飞剑,此时一触碰到那七彩光晕,便迅速开始消融…威力越来越弱,剑影也越来越模糊,到了最后,原本四阶中级的威力,竟硬生生降到了三阶顶级,然后“铛”一声消散没对盾影造成任何伤害!

苏牧顶着重盾,动都没动一下!

“卧槽!”

“苏骑士牛逼!”

“三阶中级硬抗四阶中级?!苏骑士是什么妖怪?”

“我赌五瓶改良药剂,刚刚天黑,苏骑士绝壁是一打四!”

学生们沸腾了,在他们心中,苏牧现在已经无所不能。

当然,这是花梨高中的现场。

苏牧听不到,不过他感应到了。

因为系统里声望值在“唰唰唰”地涨,很快便突破了五位数……

体育馆的现场也爆炸了。

三千这一手云龙剑,他们见过不止一次,而且还都是分开来用的。

云龙剑的每一道剑影,都拥有足以媲美四阶低级的威力,而如今十二道剑影同时攻击一个目标,哪怕是四阶高级也要小心应对,结果只是三阶中级的苏牧,却轻轻松松的便接了下来?

且毫发无损?

“三千,你别放水啊!”

“对啊,比赛是比赛,个人是个人,你看人家女孩子漂亮就舍不得动手啊!”

不少学生都忍不住大声喊道。

他们实在无法理解眼前这超出认知的一幕,只能将原因归结于三千怕伤到自己喜欢的女孩,所以故意没用力。

听到这声音,三千是真想骂人了。

你们特么自己来试试??

刚刚一招云龙,他不仅没放水,甚至还福至心灵般的用上了剑气。

这又是一种新的打法——将剑气附着于剑影之上,相互交融弥补彼此的短板,以产生更大的威力。

三千此战接连顿悟,为的便是要痛痛快快的击败苏牧,好让他的沐璃师妹回心转意,谈何放水?

那七彩能量诡异莫测,能消融他的灵力,他有什么办法?

而且苏牧此举,意在磨他的灵力,他又何尝看不出来?

只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。

对于三千来说,灵力是可有可无的东西,因为他最强的招式不在于此,所以倒不如趁苏牧磨他灵力的时候,他也把苏牧的灵力磨个精光。

没了那几十万斤的压力,苏牧还拿什么和他打?

至于沐璃,早在他的剑气之下便受了重伤,哪还有什么战斗力?

也正式因为如此,他刚刚才气的不行。

都伤成那样了,沐璃师妹却还要依着那臭不要脸的家伙的意思去做,简直是……

…算了,不想了。

三千其实心知肚明,能创造出以人为名的剑法,说明沐璃的一颗心已经栓在了苏牧身上,一时半会儿是扭不回来了,现在他说什么都是自讨没趣…

这件事,只能徐徐图之,从长计议。

等赢了这场比试,证明他比苏牧更强之后,他再去和诸葛师弟商谈一番,让天机神算帮忙想点法子,就不信抢不回沐璃师妹的心!

想到这,三千也懒得再墨迹了,直接运起了周身所有灵力。

霎时间,剑气翻涌不止,那晶莹剔透的追雪剑上,竟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凝出了一道足足四十米长的剑影!

他要一剑打掉苏牧剩下的灵力,以最快的速度赢得胜利。

“此剑名为御云,师弟请接好!”三千冷哼一声,旋即手中的追雪剑轰然斩下!

“轰!”

剑影劈在盾影之上,周围像埋了地雷似的炸个不停。

苏牧的嘴角几乎一瞬间便溢出了鲜血。

他的虎口、手臂、肩膀…甚至是背脊的肌肉,都产生了一股撕裂的疼痛。

他低估了三千。

如果不是五阶和四阶存在本质区别,这一剑足够达到真正的骑士级别。

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,让他的超越之力都有些消融不过来了。

可他没有因为浑身的剧痛而面目扭曲,正相反,他大笑出声,仿佛没有感受不到痛楚一般,将周身所有超越之力部激发出来,死死护在沐璃的身前。

如果退两步,给超越之力多一些消融的时间,身体便会好受很多,但苏牧不想这么做。

与三千对战,他半步都不想退!

沐璃又如何不懂苏牧现在的处境?

但她什么都没说,只是在心头记下了这道挺直的背影。

此刻,苏牧的超越之力在身前形成了一道曲面屏障,三千的剑影砍在上边,滋出无数火光。

四阶对三阶,场面一时竟变得胶着起来。

那剑影将重盾死死的往下压,可重盾却纹丝不动!

这两个男人拼的已经不仅是实力了,还在拼意志!

在沐璃面前,他们都想压过对方一筹!

学生们现在都没心思去想为什么三阶能和四阶拼成这样了…

…他们只想知道到底谁会赢!

看这架势,双方明显都用上了力。

“轰!”

突然,一声巨响,场上猛地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强光。

御云剑影与七色光盾同时消散!

三千的灵力挥霍一空,苏牧的超越之力也一滴都不剩了。

两人各自站在原地,似乎打了个不分上下。

“…平局?”

场面突然安静下来。

学生们面面相觑。

说是友谊赛,但这局面也太过友谊了吧?

而且,这总共才打了几分钟,中途还黑了一段时间的屏。

他们今天一下课就往这里冲,结果就这?

四阶打三阶…平局?

…当然不会!

三千岂会甘愿和这个抢他师妹的无耻之徒平分秋色?

从开场到现在,他的剑意一直都锁定在苏牧身上,对苏牧用过的技能可以说是已经了如指掌——包括那个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招式。

他不理解这个招式的运转原理,但却知道这一定和黑暗有关…因为苏牧消失的时候,他的气息是分散在黑暗里的…这也就是说,只有身处在黑暗之中,苏牧才能用得出那个无敌技。

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现在天亮了,苏牧没了无敌,也放不出压力,唯一剩下的,就是那少的可怜的剑意。

而他,三千,御剑门大弟子,蕴养了十三年的剑意,怎么输?

苏牧一剑可斩四阶,而他一剑,可斩五阶!!

“轰!”

大风起!

三千于空中负手而立,满头长发飘舞,青衫凌乱,郎声道:“大道希夷!”

“铛!”追雪剑嗡鸣一声,直冲天际!

此间变化来得突然,众人只顾齐齐抬头。

只见追雪剑此时已化作虹光,扶摇直上,冲进了那厚厚的云层之中。

变故突生!

那辽阔的天空上,无数云朵仿佛被某种玄妙的力量所牵引,竟都聚拢过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遮天蔽日,将天色都变暗了几分!

“…天象!?”

胡莱德“唰”一下站了起来,手里的茶杯摔了个粉碎。

刘建树惊疑不定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喊停……

学生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,目中惊悚清晰可见。

他们何曾见过这般恐怖的声势?

天色越来越暗。

那云层漩涡之中,蓦地亮起一抹白光,接着,一柄巨大的长剑露出了剑尖!

与此同时,一股骇人的气息降临下来,浩浩荡荡仿佛天威,竟令人心生匍匐之意!

诸葛难面色一变,一瞬间掏出几十个四阶顶级的防御罩接连激发。

场边部分实力不济的教官,此刻已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而身处在漩涡正下方的苏牧,更是被三千的剑意锁死,逃无可逃。

“苏牧要输…”

不论是体育馆还是屏幕前的学生,心中都浮起了同一个念头。

哪怕他们再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,也不得不面对事实——苏牧挡不住这一剑。

天威之下,所有人的信心都被碾的粉碎。

三千俯视苏牧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师弟,认输吧。”

他十三年的剑意,绝对不是苏牧那刚入门的剑意能够抵挡的。

苏牧也知道这个事实。

可那又如何?

苏牧大笑:“沐璃师妹,请借剑心一用!”

“铛!”

话音刚落,青光剑立时悬在了他的身前。

三千心脏一抽。

…沐璃师妹,竟愿意将剑心都借给他?!

“沐璃师妹…”

“大师兄,无需多言,沐璃心意已决。”

三千想说什么,但还没说出口便被沐璃打断。

他看着少女坚定的样子,神色变得复杂起来,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,道:“既如此…师弟,请接剑吧…”

“松风…落世尘。”

风停,场地瞬间寂静无声。

只有一柄剑从天上落下。

……

……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