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推荐

千手病仙,一盅便败。

这是在场所有人,都没有想到的状况。可是,它就是发生了。第一盅便猜错点数,当然不必再猜其它六盅。

钟不负苦笑一声,冲紫衣鬼影一抱拳。

“姑娘厉害!老朽这一局输了。”钟不负在称呼上把“小”字去了,很显然再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。

只是,他不知道鬼影的第二局会提出赌什么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苏墨却上前两步。

苏墨看着鬼影与贺云长微微一抱拳道“钟前辈既然已经不猜。那不如让在下试一试,看看能不能说对剩下的六盅,如何?”

“可以!”鬼影答道。她的回答很干脆。

“呃?”贺云长则是迟疑了一下,“苏小哥,这当然可以。不过,这不能算是一场赌局。无论对错,都不能断定你们之间的胜负。”

“明白!”苏墨点头。

而此时,三城的人都议论纷纷。

“千手病仙都没猜对。这个元婴中期能行吗?”

孤寂等候的火柴少女

“我看够呛!那紫衣女修的摇盅,居然毫无声息,而且动作简单,太过变态了!”

“也不好说。忘都城既然能请他来,而且人家是主动要求报大小点数的。如果不行,岂不是自取其辱?”

“对对!那苏墨也许是名不见经传。”

……

众人议论,而三都的人都等着苏墨报点数。因为,虽然不算胜负,但是苏墨的对与错,可以直接反应他们彼此之间的实力对比。

“第二盅一点、二点、一点、四点、三点、三点、六点。小!”苏墨很是从容地道。

而贺云长轻轻地一挥手。

“开!”

哗——

摇盅一开,众人鼓掌喝彩。

因为,苏墨的报点数一个不差。那一刻,忘都城的诸位长老及付万青与窦天禄都面带笑容。

尤其是付万青与窦天禄都是暗自长出了一口气。苏墨是他们推荐的,若是真的太差,他们也不好交代。

而此时,苏墨直接猜中一盅,至少说明其不逊色以赌成名的钟不负。

那紫衣鬼影不见任何变化。而钟不负的脸色愈加难看。因为,这说明他在这一局上,竟然还不如这个元婴中期的无名苏墨。

“第三盅三点、一点、五点、二点、六点、六点、四点。大!”

苏墨接着报点数,贺云长接着启盅。

第三盅,中!

此时的场面,有点像刚才鬼影报数的情况,已经渐渐没有了声音。

第四盅、第五盅、第六盅、第七盅,苏墨一一报完。贺云长逐一开启。

中,无一点错误!

哗——呼——

那一刻,又一次掌声雷动,欢呼四起。

尤其是忘都城的人更是喜形于色。那一幕,着实震撼。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,苏墨到底是怎么猜中的。

梦都城的人,脸色最为难看。千手病仙钟不负名声在外。赌场上,可谓乱神南域第一人,但是今天竟然被两个无名之人压制。

而此时,钟不负的脸色更是难看。

他有一种预感,他一世赌名怕是要葬送于今日。可是,他已经答应梦都城应赌,就必须赌完。

“苏道友,厉害!”那紫衣鬼影居然评价了一句。

苏墨点头致意,没有多说什么。

随即,苏墨向后退了两步,继续观看赌局。

“姑娘,请你出第二次赌局的题目?”钟不负急

<istyle=‘color:#4876FF‘>—–这是华丽的分割线–</i>

网推荐阅读:

<istyle=‘color:#4876FF‘>—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—</i>

于挽回颜面,第二局他若不能搬回一局,恐怕他的赌仙之名也就没了。

“好!”紫衣鬼影还是不疾不徐,然后缓声道,“钟前辈号称赌仙。一般的赌局,怕是辱没了前辈的名头。所以,今天我特意准备一场不一样的赌局。前辈,请看!”

说着,只见紫衣鬼影微微一挥手。

呼——哗楞楞——

方才的七只摇盅,猛地飞起。然后,它们在虚空中两两相撞,相撞后各自分开。

倏地分开,七只摇盅各占方位,猛地落在地上,而且是直入地底。瞬间,消失不见。然后,那七七四十枚骰子也直接飞起。

噗噗噗——噗噗——

横七竖七,纵横排列,落在地上,正好是四十九个点。

每颗骰子都是一点朝上,颇为好看。

鬼影的这一系列动作,让人捉摸不透。这是要赌什么?

可是,钟不负毕竟见多识广。

从鬼影的第一个动作开始,他就目不转睛地盯着鬼影的动作,还有那七只骰盅及骰子的运行轨迹。

真正的赌客,都是手、眼、心、耳、意一起配合,最后再加上运气,这样才能猜中赌局。不得不说,钟不负在各个方面都堪称绝顶。

但是,今天的他的运气绝对是一点没有的。否则,他今天就不会遇上了两个特别的人物。

在场所有人,都愣愣地看着。

骰子落地,如似生根,又似嵌在地上一般,丝毫不动。

鬼影这才说话“钟前辈,这便是我的赌局。方才,我把七只骰盅隐入地下。他们就在这七七四十枚骰子之下,只要前辈能把它们一一指认出来,便算前辈胜。若是差一个,便是晚辈赢!”

鬼影的话一出,在场众人不由一皱眉。因为,这个赌局貌似太简单了一些。七七四十九个方位,找寻七只骰盅。

这个几率看似很大呀!

忘都窦天禄便是一皱眉。即使是他方才看了一遍,似乎都能指认出三只骰盅的位置。何况千手病仙钟不负?

而此时,苏墨却微微冷笑。因为,他明白一切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。这一个赌局,越往后的难度越大。

可是,即使这样,这也是一种迷惑。真正的地方,并不在这里,而钟不负早已入瓮。

“哦?”此时,钟不负双目微眯。

他当然不相信,鬼影会给他出一个如此简单的赌局。赌了数千年,钟不负当然明白,越是简单的赌局,越是极深的陷阱。

“姑娘,赌局的规矩,你是懂的?”钟不负道。

“前辈放心,当然懂得规矩。骰子落地的一刻,赌局已成,晚辈绝不再有任何动作。在场的诸位,都可做个见证!”鬼影道。

“如有违背,晚辈甘愿认输!”

钟不负又看了看贺氏兄弟。

“钟道友放心,我们兄弟绝对公平公正。若有一丝不公,所有事情由我们兄弟负责!”贺云长道。

“好!”

钟不负点点头。这一次他非常谨慎。因为,他绝对不能失败。

可是,钟不负兵没有马上指认那一颗骰子下有骰盅,而是围着那七七四十几枚骰子,缓缓走了三圈。

那一刻,场很多修士都有些着急。

因为,他们感觉自己都知道那颗骰子下面一定有骰盅,不理解钟不负在犹豫什么。

可是,钟不负的面色却是越来越凝重。因为,他转了三圈后,竟然感觉自己头悬目眩。这赌局里,竟然蕴含了无上幻术?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