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视频下载映画

之后的训练换上了激光步枪,这种步枪完全没有后坐力这一说,但是操纵也复杂得多,毕竟是光学武器,射距、能源强度,都要进行调节,以免浪费电池,羊皮纸靶被浇上了水,不然弹孔处高温会引起自燃,我本以为自己能得到很高的分数,没想到湿透的军装和冰河期的寒风,让我冷的不停的哆嗦,手止不住的抖,等射击完成后,我的军装已经跟地面冻上了,所有人都跟从桑拿房刚出来一样,浑身冒着热气。

卡德纳西班长很奇怪我的成绩:“陛下,您的枪法很好啊,怎么会刚及格?”

“太冷了,手一个劲的哆嗦。”我说着,还抬起手给他看,还抖呢。

班副笑着说:“这就是为什么先跑步,再射击的原因,不是我说,您这身体素质是差了点。”

“嗨,平时懒得活动。”我自嘲的说:“每天都这么练吗?”

“怎么会。”班副摆摆手:“明天出征,今天下午就是意思一下,平时还有其他训练,饭后还得加加班,呃……班长,5号首长那话怎么说来着?”

“最美好的永远是昨天。”卡德纳西班长笑着说:“习惯就好了,我们现在的训练量,是以前的3倍还要多。”

“对了,谁是我夫人选出来的狙击手?”我问道,卡德纳西班长笑了笑:“哦,射击训练刚开始,他们就被王后陛下叫走了,说是单独训练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我点点头,看来朱莉这个政委也没当多长时间。

这时候,罗萨宣布集合,又点了遍名,然后……然后我倒霉了。

“刚才负重越野,最后一名出列!”罗萨连长说道,我眨眨眼,向前迈了一步,走出队列,罗萨面无表情的说:“讲一下!”

得,来啦,所有人立正后,罗萨象征性的命令道:“稍息。”

粉色棉衣雪中美女明眸皓齿唯美高清写真

“特遣队有特遣队的条令和规矩,任何人不得例外,落后就要受罚,这无可非议,哪怕他是国王,二等兵卡罗,鉴于你的表现,1排3班的靴子你来擦。”

“报告!”卡德纳西班长喊道,罗萨看了看他:“许可发言。”

“报告连长,按照以往惯例,要全班一起擦,报告完毕。”卡德纳西说道。

罗萨挑了挑眉毛:“临时变更一下,今天就只让二等兵卡罗自己来,二等兵卡罗,你问题吗?”

“报告,没有。”我喊道,已经干了那么多,不差这7双靴子了,运气还算不错,新靴子,味道还没那么酸爽。

“很好,各部都有,整装带回!”罗萨说道。

回程的途中,我还是被特遣队小小的雷了一下,一首《打靶归来》,唱的真是既应情又应景,20分钟休息,我赶紧回去冲了个热水澡,换了套干净军装,朱莉坐在一边,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听说你要给一个班的战士擦靴子?”

我笑着点点头:“政委当的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,你没到场,贝亚元帅替你授予了第四步兵师荣誉旗,你是没看到伊恩师长的表情,嘴都歪着的。”朱莉笑着说道。

“嗯,看着吧,伊恩那性格我也算了解,打击报复从来不含糊,尤其还是准许的情况下。”我笑着说:“第四步兵师的改制进行的怎么样?”

“差不多了,还需要慢慢适应,不过效率一下子提了上来,你也知道,百夫长以上的军官,文案工作也是很多的,杜美也被折腾的不轻,现在好多了。”朱莉说道。

“对了,看见老师了吗?”

朱莉点点头:“在奥格那,他似乎对蝗虫的养殖很有经验,达瓦里希,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有没有……亲切感?”

我想了想,点点头:“是有一点,总感觉好像认识似的,你也有?”

“不止,很奇怪的感觉。”朱莉摇着头说道:“你说老师会不会是穿越者?”

“应该不是,英格丽德也是穿越者,我对她就没这种感觉。”我坐在朱莉身边:“感觉挺亲切,嗯……莫名奇妙的想信任他。”

“是啊。”朱莉摇摇头:“好奇怪,对了,他明天也要去。”

“哦,好啊,你跟他在一起,基本用不着我们上场,刺客加魔法师,还有麦卡锡的大军,哦,还有金女士,轻松搞定。”我笑着说。

朱莉点点头:“走,吃饭去吧,到点了。”

一下午的活动让我胃口大开,饭量猛增,特遣队的食堂是敞开供应的,新鲜蔬菜也是有的,不过这不是来自于万王之城,而是宫里的温泉水晶宫,另外,就是宫廷魔法师储存在虚空里的,米希尔两口子一边吃,一边惊讶的看着我,大卡终于忍不住了:“小卡,你今天真的……”

我看了看他,眨了眨眼没敢说话,卡德纳西班长笑着提醒道:“注意饭堂纪律。”

大卡楞了一下,只好闭嘴,饭后,所有人都回去休息了,我面对的是一堆脏盘子和7双脏靴子,这些靴子脏的跟他们的主人送来时的表情一样,四个字,不好意思。

米希尔哭笑不得坐在一旁,看着我擦靴子:“你这国王当的真是有意思,你们那个时代就是这样的?皇上给士兵擦鞋?”

大卡笑着说:“哪有的事,我听5姐说,是拿小卡做个表率,不过我倒是赞同那个时代的做法,人人平等,亲爱的,你是体会不到的,英国的王子进军队服役,也得什么都自己来,日本天皇还炒股赚钱呢。”

我拿着一只鞋擦得正起劲:“你都去过哪?”

“嗯,全世界我都去过了,不信你随便报个地名。”大卡笑着说。

“天啊,我想都不敢想,这得花多少钱,那个迪拜王子够富的。”我笑着说。

大卡摇摇头:“也不完全是玩,我们的目的是寻找魔法,各国的巫术我们都进行了研究,还资助一些私人的考古队进行探索,并且对一些宗教圣物进行了检测,埃米尔为此花掉了大半的家产。”

“嚯,真舍得。”我惊讶的说:“说说,都发现什么了?”

“人类的起源。”大卡说道。

“这还用发现?达尔文早就说了,是……”我还没说完,大卡就摆摆手:“猴子?不是,我们的祖先,是移民过来的。”

“呃……移民?”我愣了。

“外太空移民。”大卡说道:“我们在阿尔卑斯山脉发现了一处古人类遗址,那些人类大概是饿死了,在一些残缺不全的骨骸中,科考队发现了一些让人莫骨悚然的东西。”

我哆嗦了一下:“发现激光枪了?”

“差不多,那些人都是饿死的,展开一下你的想象,人要是饿极了,而又没有食物,怎么办?”大卡问道。

我想了想:“吃人?”

“这很正常吧?”米希尔说道:“我在史书上看见过,以前也有这种事,发生饥荒了,只好……”

大卡点点头:“吃人,对于有工具的人来说,就会用刀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我点点头:“嗯,片个大腿,切条胳膊什么的。”

“那些骨骸上的刀痕,厚度,几乎是分子等级的,也就是说,刀刃是1个分子挨着一个分子,这样排列起来的……”大卡皱着眉头说道,米希尔有打岔:“分子是什么?”

大卡解释了一下,米希尔点点头:“那些人做刀具的工艺真是厉害啊。”

“米希尔,帝国现在的刀具,都是手工,根本达不到那种水平,也绝不可能达到,大卡,那些骨骸的年代是……”

“碳年代测算,距离21世纪,600万年。”大卡说道,我吓了一跳:“没搞错吧?”

“保守估计。”大卡又补了一句。

“吓人啊。”我哆嗦了一下:“还有什么发现?”

大卡笑着点点头:“圣经。”

“啊?”我愣了:“圣经怎么了?你不是想跟我说真有上帝和耶稣吧?”

“那我不清楚,你也知道,埃米尔信仰伊斯兰教,对天主教来说,他是个异教徒,反过来也一样,所以他不信那些,但是诺亚方舟,确实存在。”

“哦,这倒是听说过一点,大禹治水也跟圣经里的洪水时代相同。”我说道:“诺亚方舟是外星飞船?”

“我不知道,不过差不多。”大卡笑着说:“我们找到了,诺亚方舟不是一艘,而是十艘,我们找到了两艘,就在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里,你绝对想象不到,那是多么先进的工艺和科技。”

“马里亚纳海沟?两万多米深啊!”我愣了:“那……你们怎么下去的?”

“下不去,无人探测器。”大卡说道:“只有一个旅行箱那么大,还给它配备上核能,埃米尔为了核燃料,还冒险找了几个恐怖分子。”

我耸了耸肩:“那位迪拜王子真是什么都敢干啊!”

“那是,为了看一些文献,他还跟梵蒂冈的教皇打了一架,最后我们被卫兵丢到了意大利境内。”大卡笑了笑:“知道我们在诺亚方舟里面发现了什么吗?”

“呃……”我想了想,最后摇了摇头:“这上哪猜去?”

“方舟文书。”大卡说道:“我是觉得名字挺别扭,可埃米尔喜欢这么叫,那个‘文书’其实是一块金属板,嵌在方舟内部的墙壁上。”

“哦?”我愣了:“都说什么?”

“记不清全文了,大概意思是,人类矛盾很多,干了一架大的,导致地壳变动,引发了洪水,为了生存,只好竭尽所能,造了十艘庞大的船只,其他内容就跟圣经上说的差不多了,各种动物都抓了一些,用以繁殖后代什么的。”大卡笑着说道:“哦,忘了个事,你一定感兴趣,那块金属板上的文字,是你们古中国的象形文字。”

我一听,美滋滋的笑了起来:“你不早说。”

“嘿,就知道你是这幅表情,对了,那艘诺亚方舟的舰长,知道他叫什么吗?”大卡笑着问。

我摇摇头,笑着问:“中国人。”

“就是你刚才说的‘禹’。”大卡笑着说:“这就有点意思了吧?”

我瞪着眼睛连连点头:“老祖宗牛逼啊。”

“还有更牛的呢,方舟文书上反复提到了一个词‘先驱者’,说先驱者穿过了通道,去了别的世界,这块金属板,就是留给他们的,以防他们回来,知道当时的壮举,也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大卡说道:“有点遗书和醒世录的意思。”

“天啊,这么说,人类一代又一代,不停的发展、湮灭、再发展,再湮灭,直到现在这样?”米希尔惊讶的问道。

“唉,差不多。”大卡笑着说。

我摇摇头:“那么一共经历了多少代?”

“埃米尔把这些发现做了大胆的推测,然后串起来做了个时代表,如果把我们现在的世界也串进去,那一共是6个,第一代是迁徙时代,一批外太空难民来到了地球,时间没法推算,为什么来的不清楚,怎么毁灭的也不知道了,但是他们一定很先进,第二代是我们在阿尔卑斯山脉发现的那些骸骨,埃米尔的专家团队推测可能是因为大冰河期而灭亡,第三代……哦,亚特兰蒂斯和姆大陆你听说过吧?”

我立刻点头:“嗯,听过,就是那个时候?”

“是的,亚特兰提斯和姆大陆沉入了海底,准确的说,地球的一个卫星,落在了地球上,砸了个坑。”大卡说道。

我吓了一跳:“你是说,我们原来有两个月亮?”

大卡点点头:“太平洋底发现了类似月球上的稀有矿物,假设说掉下了月亮是旧月亮,我们现在的月亮是新月亮,旧月亮可能地核不太稳定,外壳渐渐剥落,而新月亮上面有这么多月球坑,是因为跟在它后面吃‘土’的缘故,你也知道引力什么的关系,后来旧月亮失去质量,受到地球引力影响,就掉下来了,那就是姆大陆的位置,也就形成了后来的太平洋了,所以太平洋就是个‘地球坑’,这就是第三代的世界末日了,第四代是大禹、耶和华那些神以前的时代,断点就是诺亚方舟,原因就是战争,这次毁灭的比较厉害,所以以前的历史都没了,我们也就不知道了,第五代是卡罗那时的旧时代,断点是我们常说的众神之战,然后就是现在了。”

米希尔已经听愣了:“天啊。”

我点点头:“天啊。”

“天啊……”5姐也叹了口气,我回头看着她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唉,7双靴子擦了一个小时,我来看看你,是不是消极怠工。”5姐说道。

我点点头,继续忙活起来:“哦,马上好。”

米希尔看了看,偷偷施了魔法,帮我靴子全清理干净了,5姐翻了个白眼:“米希尔,你真爱管闲事。”

“就是看不惯。”米希尔笑着拉起大卡:“走啦,回房休息。”

我笑着把靴子码成一排:“动静小点。”

5姐点点头:“还有1个小时轮到你站岗,你可以休息了,靴子放这就好了。”

我洗了洗手,刚想走,奥格来了:“哦,又忘了饭点了。”

我叹了口气,可恶,这下我得等你吃完才能回去。

“老师呢?”我问道,奥格一边吃一边说:“休息呢,他好像受到了严重的辐射,导致骨骼异常,我给他注射了镇痛剂。”

“哦?你是说他……”

“嗯,一直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病痛折磨,他失眠很久了。”奥格说道,难怪他曾说自己无法睡觉。

5姐立刻问道:“那么说他是正常人类?”

“当然。”奥格挥舞着勺子说:“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。”

“你能帮他恢复原样吗?”我问道,奥格想了想:“可以试试,不过要是能找到雷院士,就好办了,他给大卡注射的药剂,是一种奇怪的药剂,简直可以用‘奇特’两个字来形容,我用稀释的原液给老师注射了,他的身体也起了一定的变化,总体来说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了,不过我配制不出来,得找雷人才行。”

“他跑哪去了?”我皱着眉头问道,5姐摇摇头:“不是说了嘛,寻找地外生命,去哪找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离不开地球。”

奥格笑了起来,语气很讽刺:“祝他成功。”

5姐愣了一下:“你不要这么不屑。”

“怎么?你的记录里,有外星人的数据?好,说说看,我也研究研究。”奥格笑着问。

“你是不知道,大卡和小卡刚才聊过什么……”5姐幽幽的说道。

奥格没理会5姐的表情,辛辣的讽刺道:“能聊什么?‘呀卖呆’还是网络游戏?”

老不正经,我翻了个白眼:“中校,请你注意饭堂纪律!”

“啥纪律?”

“食不言寝不语!”我和5姐同时说道。

一个小时后,我来到了避难所外面换岗,岗哨一共4处,两个明哨,两个暗哨,我被安排成最外面的明哨,位置在御书房门口,倒也不孤单,有吃货和两名金甲卫士陪我,金甲卫士看我站哨全都懵了,各个目瞪口呆,更有意思的是,贝亚突然来找我,他没看清我是谁,直接对我说:“士兵,我找陛下,请通报一下。”

我拿手顶了顶头盔,看了他一眼:“不用了,什么事?”

贝亚愣了一下:“卡罗?你……”

“啊,站岗,你说就是了。”我笑着说,凡事往好的方向想,我是国王,现在被当做二等兵站岗,这听起来有点不舒服,不过贝亚是亲王,要给一个二等兵汇报工作,这就有趣了。

贝亚点点头:“请你下令取消杜美和伊恩两个师的夜间演习,太影响王城居民休息了,他们现在是敢怒不敢言。”

“哦,这事啊,好,让他们白天随便折腾,晚上演习可以,不能出声。”我说道:“喊打喊杀的确实太吵了。”

贝亚笑了笑:“不出声怕是有难度,既然你同意,那我就去跟他们说,你这是……”

“啊,别问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算是我……自找的。”

贝亚苦笑了起来,罗萨连长正好出来查哨,他先是给贝亚敬了礼,然后对我说:“哨兵,站岗时间禁止聊天,加一个小时。”

“是!长官!”我心中叫苦,撇了一眼贝亚,贝亚愣了一下:“那什么……我先走了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